夜色app网站

马士英失足坠墙而亡的消息很快传遍凤阳府官场,大小衙门的官员皆议论此时不休,这城垛有半人高,他怎么会掉下去的?

听说是爬到城垛上去看景……

一把年纪了怎么这大的兴致啊?

听闻不光是他,还有东厂的太监以及路振飞,不知道这帮人脑子抽风了怎么滴还当自己三岁顽童呢,往城垛上爬,路振飞等人正值青壮下盘稳,可马士英都五十有三了……

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又有向来口碑爆棚以为人正直的路振飞为证,马士英的死因并未引人怀疑,多是不解他一把年纪爬城垛之举。

路振飞也是心里苦啊,因为他就在马士英旁边,为证清白不得不一一向来打听原因各位官员解释:马总督当时太过得意,一个不慎失足啊……

不过到了晚间他就没时间应付此事了,因为高杰,刘泽清,刘良佐的三部骑兵抵达淮河陆续渡河,路振飞亲自前去坐镇指挥协助,而常宇却水足饭饱洗个清爽的澡,在巡抚衙门里躺在竹椅上,听着凤阳小曲,悠然自得。

凤阳花鼓自明朝就流行,常宇觉得鼓声太吵,只听曲,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惺忪之际醒来,唱曲的已经走了,素净在他旁边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为何要杀那大官儿?”

常宇四下看了一眼,揉揉脑袋又躺下了:“本督要杀人还需要理由么?”

“他是个坏官?”素净不依不饶,常宇嘴角一撇岔开话题:“你今儿做的真好,本督一直盯着瞧都没看出破绽,特别是你那眼通红浑身颤抖的模样,还真以为你差点被他拽下去了呢”。

“我就是差点被他拽下去了”素净轻轻摇头:“怪我大意了”。

死库水少女的夏日海边写真

呃……常宇一脸愕然,随即叹口气:“是本督大意了,忘记提醒了你”。

“便是被他拽着了,也未必能将我拽下去”素净耸耸肩:“不过当时的确吓了一大跳”说着紧盯常宇又将话题扯了回来:“以后要杀人我需要知道理由,因为我不想成为你的鹰犬,更不愿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助纣为虐滥杀无辜”。

常宇苦笑:“在你眼中本督是个滥杀无辜的人么?你觉得本督前阵子说的那人该不该杀?”

“那人是该杀,我回头便帮你杀了他,但这个人呢?我刚打听了一下,并无什么恶迹”。素净冷冷道。

常宇撇撇嘴:“这么容易就被你打听到,我东厂还用来干啥”说着一顿:“不论其他恶迹,便是一个临阵逃脱,本督便可杀了他,只不过用这种方式更快捷简便,你不是一直说本督磨磨唧唧么”。

素净哼了一声,不再言语,起身便走。

常宇苦笑摇头不已,说实话马士英这个时候还真的没啥恶迹,至少罪不至死,只是到了南明时期他才真正的开始兴风作浪。

他也是早早就上了常宇的生死搏,属于必杀之人,意外的是竟然在这遇到了,老话说相逢不如偶遇,择日不如撞日,既然碰到了,为了不恶心自己那就早点送他上路,于是便在来凤阳路上和素净定下了这个简单的意外事件。

“啧啧啧,瞧那小尼姑自以为是的德行”黑暗中吴中抱着刀悠哉而来:“往后这种事交给卑职来干,口风紧,活好,还不矫情”。

“啥?你口,活好?……咳咳咳那个你说啥?”常宇正想事被他吓了一个激灵,吴中立刻就翻白眼了:“厂公向来不喜和那夜魔共处,可是入城前说了一路话,卑职就觉得可疑,这刚进城没多久,那个什么马大人就失足了……恰好夜魔就在他旁边,咳咳,这事很值得推敲啊”。

常宇且了一声,心道,这厮都开窍了。

“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瞎咧咧啥呀你”。

吴中嘿嘿一笑:“大人,您觉得那路振飞会怀疑么?”

常宇哼了一声,似笑非笑:“你觉这个得重要么?”

“也是,他现在自个儿屁股都擦不干净呢”吴中点点头:“不过那小尼姑说你做事磨叽的确没错,这种想杀就杀一刀劈了多省事,费那劲”。

“请你滚开好么?”常宇眼睛一咪,吴中很爽快的应了句:“好的”然后蹭蹭蹭就溜了,他前脚刚走,李慕仙就来了,常宇顿感头大,一个接一个的,难道说如今他们都变得那么聪明了,老子的手段谁都能一眼瞧破了?

“不对劲啊,不对劲啊”李慕仙挠着头自言自语走来,看见小太监疑惑目光赶忙凑了过来:“贫道入城之前推过一卦,未见血光,怎么会……”

“你想说啥?”常宇不耐烦的打断他,絮絮叨叨的,李慕仙一怔:“贫道瞧了那马士英面相至少还有两年阳寿,怎么会突然暴毙,奇了怪”。

常宇心中一惊,脱口而出:“这么神!”

因为历史上马士英的确是两年后才死的,李慕仙连这个都看的出来,不得不让他心惊。

“神不神不知道,反正面相卦象这么显示的”李慕仙挠挠头:“可是……怎么不准了呢”。

常宇瞧他不像做伪,知他没看破是自己的下的黑手,便随口道:“这么能掐会算的给咱家推上一卦,瞧瞧这一趟南下剿匪能不能所向披靡”。

李慕仙摇头苦笑:“还是算了,贫道的卦对大人来说没用,不光推不出来,越推越迷糊”。

“这是为何呢?”常宇皱眉问道。

李慕仙也是一头雾水:“贫道说不明白……”正说话间,海弘缓缓走来:“此乃天机不可窥也”。

呃?常宇和李慕仙一脸懵逼看向大和尚。

“贫僧要去做场法事,特来请行”。海弘走到常宇跟前双手合十。

“大和尚向来神出鬼没要走就走,今儿怎么还来请行?”常宇笑问。

“今日替厂公而行”。海弘面无表情,常宇眼睛眯了起来,挥挥手道:“你去吧”。

李慕仙皱眉:“这和尚莫名其妙说什么呢?”

常宇没说话,心中却已知海弘和尚窥破了自己的举动,却也不意外,这和尚内敛却心细如发善观察,只是窥破非还要出来揶揄一下,就实在讨人厌了。

看来有必要给他上一课了。

这时院子外传来低吼声,李慕仙皱了眉头:“又是吴中那厮在作弄哑巴了”。

常宇眉头一挑:“你去给那厮说再欺负哑巴重赏他军棍,一大老爷们还总以侠客自居总欺负一个孩子干嘛”。

自从在宿县符离集捡了个哑巴乞丐,吴中这一路就没闲着极尽捉弄,哑巴不会说话只会傻笑,逼急了也只能低吼,毕竟打又打过他。

“得嘞,这事您还是自个儿给他说吧,那厮什么德行您还不知道么,逮谁咬谁……”李慕仙话没说完就听外边素净轻斥吴中:“你可要点脸吧……欺负哑巴算什么本事,真有本事来和姑奶奶打一架”。

“哎呀我去,爷们怕你咋地,来呀……”

常宇摇头苦笑:“这一天天的”。

突然想到什么便对李慕仙道:“这哑巴无名无姓你给起个名呗,总叫他哑巴也不是个事”。

李慕仙哦了一声摸着胡子沉思:“大人收哑巴为马弁,便可随主姓,就叫他常弁如何?”

反正名字就是个代号,总比叫个哑巴好多了便点头应了,听外边素净和吴中还在斗嘴便大喊一声:“都消停点,吴中你往后在欺负常弁本督弄死你!”

瞬间外边寂静无声。

半响,吴中的声音远远传来:“谁是常弁?”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