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不良软件

“最后一句话,记住了!”

敖广看着我,语气都加重了,眼神之中,竟迸发出一股狠意!

我心中一动,赶紧说道:“放心,我一定牢记于心!”

这个架势,这一件事,绝非等闲,很有可能,会牵扯出许多其他的东西,或者影响很多人,很多事……

敖广紧盯着我,眼中狠意不见,其余三位龙王皆是如此,属于龙族王者的那股杀伐之气令人心惊!

“我们几个阳寿未尽、筋骨未老,却要待在这里,绝不是本意!我们是被——逼——无——奈!”

最后那四个字,他是咬着牙一个一个蹦出来的!那种气愤,那种仇恨,好似被冤入狱的忠臣良将,看着面前那阴笑着的陷害自己的奸佞之人!

我看着他们,缓缓站起身来,眼神也随之改变。

“放心吧,我明白,这件事,我一定会做到!”

“好!”龙王一拍桌子,大喝道,突然一拱手:“多谢,阁下保重!”

我也是一拱手,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四海龙王皆是站起身来,看着我离去的背影,直到我走过一个转角,再也看不见,不知过了多久,就看到远方白光一闪,那是传送门的光芒。

花园草地天空任鸟飞

人已离去,这龙族墓场陷龙窟中,又只剩下了孤零零的四海龙王。

但是,就在这时,另一侧,却是突然走出来一道身影。

“见过他了?”那人问道,声音有些阴沉沉的。

“嗯。”龙王点点头。“你说的没错,他很不一般,但你真的确定,他就是……”

“那你觉得他不是吗?你难道真的觉得他……会是一般人?”那人反问。

“……”四海龙王不说话了。

“等着吧,他会成功的,你们四个为了保身,居然能在这里待这么多年,也算是苦了你们了。”

“那你呢?不也是一样吗?”

“哼!别跟我提这个事儿!我也是身不由己!还有,你那个闺女也实在是太差了,脾气还不好,我倒还真指望那小丫头回北海去,我还能省点儿事。”

“你也就想想吧,这,也是你的命。”

……

通过传送门,我又回到了那个乱石丛中,果然,龙王敖云一直待在旁边,等着我回来。

“久等了吧。”

“没有没有,我父王与您说了些什么?”

“呃……就是随便聊聊,他知道了我帮助了你们,就想见见我,他们在那里,应该也寂寞了吧。”我说道。

“是啊。”敖云叹息一声,无奈的说道:“只可惜如果我进去了,也就出不来了,有心想去陪陪父王和几位叔叔,可是没办法啊,这东海必须要有一位王啊,天庭没有敕封,儿子们也难当大任,唉——”

“不必想了,放心吧,他们都很好,身体健康,身子硬朗,自己去不得的话,我可以代劳。”我看他这幅样子,不免有些心生可怜。

没想到他一听这话,立刻退后一步,拱手一拜:“多劳费心!我敖云感激不尽!”

“不至于不至于,折煞晚辈了!”我赶紧摆手,冲过去扶住他。

好家伙,这龙宫里的人都这么热情的吗?

龙宫内,胖和尚和慕容雷两个人正在一个房间里喝酒聊天,胖和尚还在对自己没有找到小姐姐而耿耿于怀。

“你说他运气咋就这么好?!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小姐姐,而不是糙老爷们,这也就罢了,后来居然还能跟人家公主搭上关系,这特么开挂了吧。”

“……这事儿不是你先挑起来的吗?要不是你浪催的非得去找,他根本就不能认识人家。”

“对呀!最可气的就是这儿,怎么正面形象他全占了,我成反面典型了?!”

胖和尚一脸郁闷的瞪着空处,将杯中酒一口饮下,气愤不平。

而正是这个时候,突然们就被大力推来,我带着小糯直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桌子上摆着的那一片好像薯片似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看慕容雷正吃着呢,应该能吃,直接过去抓了一把,坐到对面的椅子上吃上了。

对面俩胖子面面相觑,慕容雷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看着胖和尚,对我一努嘴,说:“去吧,理论理论。”

“呵!出家人四大皆空!”

“怂就是怂……”

我看着这两个人斗嘴玩,也没去管,一个一个的吃完手里那一大堆薯片似的东西,还行,挺好吃的,就是吃到最后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个啥……

“行了,别说了,我比你们又多晕了一天多,你们应该早就休息好了,咱是被人所救,不是来这儿旅游的,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家,咱几个在这儿待了都快一个周了,也该走了吧。”

“嗯,对,该走了,我在这儿气运不佳,赶紧回去转转运!”胖和尚听了我的话,立刻表示十分赞同,一脸认真的点点头。

慕容雷在旁边一脸无语,但还是同意我的说法,放下酒杯:“那就……再吃一顿晚饭?”

“……行吧。”

晚宴上,众人再次集结,敖战还是选择了坐在了我的旁边,一个劲儿的拍我的肩膀,十分爽朗,搞得我倒有些不好意思,而敖琛则做到了龙王的身边,一场晚宴下来我都看到这父女俩在说些什么,神神秘秘的。

我已将要走的事告诉了龙王,这个晚宴也是给我们践行的,胖和尚跟慕容雷两个二货跟没见过世面似的,最后一顿了可不能亏了,一顿胡吃海塞,什么都不管了。

“兄弟啊!”敖战知道我们要走,性子一起来有些喝大了,面色微醺,变得更加大大咧咧了。“以后东海这一块儿,你放心!没有平不了的事儿!包括在陆地上,陆上我也去过,有事儿,叫我!我一定帮你!”

“行,谢谢酒蒙子……”我拿起酒杯,与他干杯。

不知何时,我们面前的酒杯早就换成大盏了……

不多时,杯盘狼藉,晚宴结束,龙王大人站起身来,身边敖琛也是站起来,脸上带着怪异的微笑,以及那曾让我感受到危险的一抹红。

之所以让我感受到危险,是因为这种颜色我曾经见过,在西南古寨。

众人一见龙王起身,纷纷停止了说话,看了过去。

龙王环视了一下底下众人,开口说道:“我东海龙宫,平日里并未有过客人,这次贵客临门,我龙宫也是蓬荜生辉,他们不仅仅是我们的贵客,也是我们的恩人!我的爱将邹钰及神行突击队被他们所救,后来又打败金剪魔、救我女敖琛,解我龙宫危机,我实不知,该如何感谢他们。”

说着,龙王转头,看向了我。

我赶紧出席,站到席前,面对龙王,拱手说道:“龙王大人言重,承蒙错爱,小辈可不敢当,感谢一词,可是受不起,东海龙宫也救我们一命,我们还不知该如何报答大恩呢。”

“哈哈哈哈哈,那这么算来,我们之间可就不知道是谁该跟谁报恩,谁又该感谢谁了,那这些客套话便不必再说了。但我东海龙宫乃是好客之所在,贵客要走,岂能没有表示?龟丞相。”

“是。”

旁边,龟丞相笑眯眯走了过来,微微躬身。

“带那几位贵客去我们的库房,不管是粮库、酒库、武器库、宝物库……在这其中的,如有喜爱之物,尽管拿,我必不吝惜!”

“是。”龟丞相答应一声,走到席前,站到了胖和尚他们的面前,缓缓伸手,说道:“请吧。”

“我去,还有这好事儿呢,快,走走走!”

胖和尚一听这话来精神了,挺着大肚子就站了起来,还不忘拍了一下身边的慕容雷,一脸兴奋的跟着龟丞相走了。

我看他们去了,但龟丞相似乎没有叫我的意思,有些奇怪,想要跟着一起走,但是却被龙王叫住了。

“且慢!”

“嗯?”我收回刚刚抬起一点的腿,再次拜道:“龙王大人还有何事?”

“库房里的东西,仅仅身外之物,又如何表达得了我龙宫的感谢之情?可能也是缘分使然,你与小女偶然相见,居然还能够在没人带路的情况下穿过精心布置的珊瑚林,后又救下小女,这一次次的偶让若是叠加在一起,便不是单纯的偶然、一点点的缘分那么简单了。”

龙王说着,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敖琛,敖琛脸更红了,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父王,又瞥了一下我,低下头,笑不做声。

完犊子!

我在下面站着看到这一幕,心想完了!

我担心的事儿估计是要发生啊!

果不其然,龙王接下来的一句话就是:“我决定,将我小女琛儿,许配给你!郭公子,你可愿意?”

轰——!

好似一个惊雷,在场众人尽皆哗然!

几位将军面面相觑,几位龙子紧皱眉头,唯有敖战,一时愣住,但是马上便舒展眉头,笑了起来。

也许他觉得,这兄弟变妹夫,也是不错啊。

但我不这么想……

我低着头,心里面跟地震了一样,头上汗都下来了,轻皱着眉,想想要怎么说。

说不愿意?这算看不起人家啊!那估计能给我撕咯!

说愿意?我不愿意啊!

我做那些事之前从来没有说是因为想得到现在这个结果才去做的,但是现在却出现了这个情况,我猝不及防。

龙王见我不说话,又问了一遍:“郭公子,你可愿意?”

我抬起头,看着龙王,还有他身边的敖琛,壮着胆子说道:“龙王大人,承蒙错爱,小辈受宠若惊,但还请您收回成命,婚嫁一事,恕我难以答应。”

“嗯?有何不妥之处吗?”龙王皱了下眉,问道。

“实不相瞒,小辈我,在陆地之上……有过婚约!”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