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o

【 .】,精彩免费!

随着北堂志才跪下行江湖抱拳礼,他身后的北堂志学、北堂争、北堂执以及所有北堂家族的成员和北斗阁的弟子便也都跪下如此。

“我等愿效忠天刺候!”

竹鸿以及的竹青石当然也跪了下来,他们竹家本就知道天刺候是何等人物,哪怕没有这件事也会效忠。

就剩下平乱公郑途一家了。

说实话,郑途有些纠结。

他们家是公爵,而李凌只是侯爵,这天下哪有公爵向侯爵下跪的道理呢。

但平乱公郑途也只是纠结片刻,便对李凌跪下。

“在下平乱公郑途,愿尊天刺候为江湖龙头!”

破天荒!

真正的破天荒!

公爵向侯爵下跪,还有比这更让人惊讶的事情么。

骑自行车的清纯美少女

郑途的儿子郑星文却有些不太能接受。

“父亲,我们家可是……”

“跪下!”郑途厉喝一声,郑星文也不敢说什么了。

不管公爵还是侯爵,只有实力才是最强的王道。

没有实力,仅仅顶着一个贵族的名号又能如何呢?

现在还只是跪拜行礼,若是被侯爵杀了才是被耻笑的事。

李凌看着那些跪下的大佬们,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柳如嫣则是依偎在他的身旁,她知道刚刚李凌耗费了很多灵气,现在没心情搭理这群人。

众人都在等着李凌发话。

可李凌则是抱着柳如嫣飞起,只留下一句话:“若有人再犯我,以金刚院为例!”

李凌虽然飞走,可跪地的大佬们则是满身颤栗。

金刚院可是满地鲜血,三千人尽数被杀,上善禅师连一块完整的骨头都找不到。

谁想要这样的结果?

所以,人们对李凌所拥有的只是真心拜服。

李凌飞回古桐郡城时,直接到了酒婆婆的小院。

他将酒婆婆从纳元戒里接了出来,平躺放在木床上。

“祖母可还好?”柳如嫣担忧地问道。

李凌摇摇头:“情况不妙,可能与其修炼的功法有关。”

本来之前李凌为酒婆婆简单地医治过,李凌料想打完了再回来重新治疗即可。

可这时候才发现酒婆婆的伤势与自己想象的不同。

要说伤,只是之前被金睿勤打伤,金睿勤不敢下死手。

可为什么越来越严重了呢?

更关键的是,李凌从酒婆婆的气息当中察觉到了一股隐藏很深的邪道煞气!

这时,酒婆婆才颤巍巍地说:“酒,取酒来……”

“祖母,您就别喝了,都伤成这样还如何喝酒……”

突然,李凌灵机一动,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便转身去院子里抱过来一个酒坛。

酒婆婆不管不顾地爬起来喝了大半坛子,她这哪里像是一个老太婆呢。

喝了这些酒之后,李凌再为其运气疗伤便顺畅了许多。

如此治疗了半个时辰,酒婆婆的气色才勉强好转。

“好了,再休养几日便可。”

李凌二人总算放心,之前还差点以为酒婆婆没救了。

“如果我没猜错,祖母练的可是《四大邪》?”

说起这个,酒婆婆便低头,有些愧疚。

柳如嫣皱眉:“四大邪?我好像在哪听说过。”

酒婆婆愧疚地说道:“是,酒色财气四大邪,我练的是酒邪之术。”

“四大邪虽是邪功,但平时却以正常的功法示人,即便是修炼了四大邪,一时半会也不会被正道人士发现。”李凌如此说道。

接着酒婆婆又补充:“只是修炼四大邪会让人前半生提升修为很快,一旦过了古稀……便开始修为回退……”

正如酒色财气对常人的影响,四大邪对修炼者也有类似的影响。

前期很好,到老则是伤身。

若是没有很好的保养,那修炼四大邪则是一种饮鸩止渴的方式。

只是酒婆婆到老了才明白这个道理,可已经彻底耽误。

“难怪……难怪祖母会在真境巅峰时辞去经院院首的职务,是因为祖母知道自己没了希望吗?”

酒婆婆点头:“是啊,我本以为我能突破真境的枷锁,谁能想到,最终可能连真境也……保不住了。”

“那究竟是何人创的这套邪功,这不是诲人不倦么?”

“大快活王……”

“什么!竟然是大快活王,他不是被飞鹰榜上通缉的要犯么!”

“是,可这么多年

来,飞鹰卫仍然没抓住过他,自古以来,也只有他一个人修炼四大邪成功突破了真境。”

说来说去,四大邪的成功者也只有一个大快活王,酒婆婆想要模仿,却失败了。

她也只能选择在苍老以及修为尽褪当中熬到油尽灯枯,结束自己的一生。

不过既然李凌已经知道,那便没什么害怕的。

李凌找了一张纸,然后在纸上写下一套九天之上的功法。

离经!

“这套离经,祖母先练着吧,应该会有些好转。”

前世的时候,李凌巧遇了一个真仙,这真仙不但不像其他仙人那样禁欲修炼,反倒是整日肆意纵情,甚至还经常下届到人间吃喝嫖赌。

可以说仙人不该干的事情他全干了,可却也不影响他的修为。

更为关键的是,这真仙竟然是名门正宗的弟子!

后来李凌与其熟识,才知道这人名曰叛道,创建离经三部用于修炼。

这便是所谓的离经叛道。

离经的法门与所有九天之上的仙门正经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反着来的!

这套功法远比那四大邪要高深莫测许多,可以说四大邪只是管中窥豹,这只豹子便是离经!

看到离经之后,酒婆婆大惊失色。

“这……如此高深的功法,从何得来的?”

酒婆婆是个高手,她一眼便能看出离经能解决自己的问题。

按照离经修炼下去,别说突破真境了,就算九州称王也不在话下!

“祖母不必多问,您且用这套功法养养身子,估计半年之内您便能恢复。”

这样一来,李凌便是给了酒婆婆希望。

本来酒婆婆以为自己这辈子的结局就是熬到最后老死,没想到李凌竟然给了她希望。

“凌弟真厉害!我就说我没找错夫君嘛!”

酒婆婆心想,难怪天刺候李再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出这样一番天地,这简直就是少年英才啊!

突然,酒婆婆好像想到了什么。“对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华予才修炼的便是四大邪之中的气邪之术。”

Tagged